• <dl id="56vo6"><input id="56vo6"></input></dl>
  • <track id="56vo6"><li id="56vo6"></li></track>
  • <tbody id="56vo6"><center id="56vo6"></center></tbody>
  • <track id="56vo6"></track>
    <sub id="56vo6"></sub><sub id="56vo6"><xmp id="56vo6"><option id="56vo6"><noframes id="56vo6"><tbody id="56vo6"></tbody><tbody id="56vo6"><noframes id="56vo6">
    <tbody id="56vo6"><li id="56vo6"></li></tbody>
  • <track id="56vo6"></track>
    <sub id="56vo6"><progress id="56vo6"></progress></sub>
  • <nav id="56vo6"><xmp id="56vo6">
    <progress id="56vo6"><center id="56vo6"></center></progress>
    <tbody id="56vo6"><noframes id="56vo6"><tbody id="56vo6"></tbody>
  • <sub id="56vo6"><xmp id="56vo6">

    農民日報仲農平文章:多地受災,秋糧為何還豐收?

    2023-11-09      來源:農民日報

    字號:
    [大]
    [中]
    [小]

    [打印]

      沃野豐穰,五谷歸倉。

      最是一年喜悅時,農業農村部農情調度顯示,今年秋糧產量有望再創歷史新高,迎來又一個豐收年!

      猶記得7-8月間,強臺風頻繁登陸,華北、東北、黃淮、東南沿海局地發生嚴重洪澇災害;西北地區局地發生嚴重干旱。驚心動魄的受災場面還歷歷在目:河北涿州市洪災!黑龍江五常市洪災!如今秋糧豐收消息傳來,人們不禁要問:這么多地方遭災,秋糧咋還豐收了?

      

      到底遭了多大災?

    ——洪災重,旱災輕;點上重,面上輕
          洪澇與干旱,一直是我國糧食生產面臨的主要自然災害。幾乎每年都有區域性或局地性的旱災或洪災?;赝?1世紀以來的“十九連豐”,可以說沒有哪一年沒遭過災。所謂“風調雨順”,是對某一區域、某一時間段而言的,對約960萬平方公里土地、全年糧食生產過程來說,不遭災是不現實的。從這個角度看,災害已經構成糧食生產的一個基本面。
          據農情調度,今年截至10月底全國農作物受災面積達1.45億畝。該如何看待災害這個基本面?又如何看待這1.45億畝呢?
          業內有個共識,氣象災害不等于農業災害,受災不等于成災。在統計上,受災面積指的是因災減產一成以上的農作物播種面積;因災減產三成以上才能稱之為成災面積。
          所以,受災以后會不會成災,甚至會不會絕收,這中間就有差別了??梢哉f,受不受災是“老天爺”說了算;成沒成災卻有很大的人為努力空間。比如,洪災發生后,農田過水,玉米受淹,如果一周之內能把水排出去,再配合上施肥、打藥等措施,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減產。
          如果成災,影響會有多大?我們不妨將點上受災的情況放在全國秋糧生產的“大盤子”里來衡量。今年五常市洪澇受災有130萬畝左右,約占當地水稻面積的一半,就一個市來看,受災程度確實不輕。但這130萬畝放到黑龍江一個省,只占全省水稻面積的2%;再放到全國來看,則僅僅占了全國水稻面積的0.3%。而在全國秋糧的面積構成中,水稻常年占比28%左右。整體算下來,五常市的受災面積在全國秋糧面積中的占比就更加有限了,不到千分之一。
          所以,五常市受災更多影響的是“五常大米”這個特定品牌農產品,大家更多關注的是吃“五常大米”受影響了,而不是吃不上作為主食的米飯了。
          洪澇災害盡管來勢洶洶,但歷年來對糧食生產影響最大的是旱災。農諺說,“水淹一條線,干旱一大片”,強調的就是旱災對農業生產影響面廣。
          據農情調度,我國常年因干旱受災的面積占整個受災面積的42%,而今年洪澇災害占一半左右,干旱只占到30%,明顯低于常年平均值。我國有10億畝左右是旱作雨養農業,這些地方基本是“靠天吃飯”。多年的農業生產經驗表明,雨水多的年份對糧食生產相對是有利的。
          今年雖然洪澇災害帶來“一條線”的損失,但除此以外更大范圍上的“一大片”恰恰祥風時雨、五谷豐登。洪災重、旱災輕,點上重、面上輕,這就是今年秋糧生產的總體形勢。
          遭了災,不假;豐收,也是事實。
          市場是最敏銳的,市場雖是“看不見的手”,卻也最具“看得見的眼睛”,哪怕細微之處的風吹草動都會在市場引起波動。但今年國際糧價劇烈波動,國內市場波瀾不驚,這是市場的真實反應,也是糧食豐收的現實印證。
    受災了,為何沒減產?
    ——有減有增,減的少、增的多,以豐補歉
          歷史上,我國的糧食生產曾經有“兩豐兩平一歉”的波動周期。而今,這個規律早已被打破,近年來糧食連年實現豐收。
          原因何在?
          過去生產力低下,抗災減災能力弱,糧食波動周期基本上就是氣象災害周期,一旦遭遇天災,只能祈求“老天爺”開恩。如今隨著可用手段的增多,我們積累了一整套農業防災減災的“打法”——
    多部門定期會商,預判氣象年景,分區域、分災種制定防范預案;選擇600個糧食主產縣、1200個定點監測田塊常年開展苗情、災情等動態監測,讓“知天而作”有依據。
          因地制宜培育更具抗性的優良品種,“抗高溫熱害”就是南方水稻育種的一個方向;持續加強農業基礎設施的抗災能力,2022年全國已累計建成10億畝高標準農田,讓“未雨綢繆”更牢靠。
          增強農業重大風險快速應對能力,各級農業農村部門派出“包聯”指導組下沉一線,農業科研院所、農技推廣體系組織小分隊駐扎災區,讓“科學防災減災”更到位。
          有預案、有基礎、有機制、有體系,力爭將災害損失降到最低,從而實現“大災少減產、中小災害不減產、沒有災害多增產”。實踐證明,這套“打法”行得通。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在關鍵農時季節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夯實了豐收的基礎。農業農村部堅決落實總書記指示批示精神,把防災減災作為糧食生產壓倒性任務來部署安排。特別是針對7-8月的洪澇災害,密集組織分析研判,落實落細抓緊搶排田間積水、抓好秋糧中后期田間管理、做好災害防御和病蟲害防治等十項措施;派出10個工作組、24個科技小分隊赴受災一線,指導農業防災減災。聯合財政部共同下達中央財政農業防災減災救災資金;與應急管理、水利等部門協調配合,緊急調用排灌機械設備。河北、黑龍江、吉林等省采取超常規舉措,僅搶排田間積水一項,累計組織2280多支農機應急作業服務隊,搶排積水超過1300萬畝次。通過落實落細各項措施,實現了重災區少減產、輕災區保穩產。
          當然,今年糧食更重要的利好因素來自沒受災的區域。我國幅員遼闊,一地或多地出現災害很正常,連一座大城市都會出現“沒有一場雨能覆蓋全北京”的調侃,更不會有一場災害能讓全國受災。
          今年沒受災的區域光、溫、水匹配好,為大面上秋糧豐收創造了有利條件。比如,去年湖南、湖北、江西秋糧因高溫干旱減產,遼寧秋糧因洪澇減產,今年這些地方農業氣象年景正常,實現了秋糧產量的恢復性增產,一定程度彌補了受災地區的損失。
          有減有增,減的少、增的多,秋糧以豐補歉,就能夠實現豐收。
    豐收的必要基礎是什么?

    ——預計秋糧面積比上年增加700多萬畝

          分析秋糧豐收的原因當然離不開面積,面積是產量的基礎,穩面積才能穩產量,特別是對今年豐收來說,面積可以說是一個重要原因。據農情調度,預計今年秋糧面積13.1億畝,比上年增加700多萬畝,是連續第四年增加。

          為什么能連年增加?

          其實,“第四年”是有跡可循的。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強化糧食安全省長責任制考核,各?。ㄗ灾螀^、直轄市)2020年糧食播種面積和產量要保持基本穩定。此前,從未對糧食播種面積提出如此具體的要求。這幾年,對穩定糧食面積的要求是一以貫之的:采取“長牙齒”硬措施,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實行糧食安全黨政同責,全方位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為的都是穩住“播種面積”這個變量。

          “穩住”,看上去好像不難,但實際上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加快推進,糧食面積絕不是無所作為就能“穩住”的,必須積極主動去想辦法、挖潛力。當然,潛力不在于“造地”,而是要“找地”。

          比如,把存量盤活。浙江2021年以來總共完成225.7萬畝糧食生產功能區整治優化,讓更多良田“種上糧”“種好糧”。四川下力氣整治耕地撂荒現象,到2022年11月底,摸排出的217.6萬畝撂荒耕地全面完成復耕復種。

          比如,綜合利用“邊際”土地。吉林2022年以來謀劃實施鹽堿地綜合利用土地整治項目145個,計劃新增耕地面積70萬畝,實現種植49.4萬畝。安徽開展“小田變大田”改革試點,通過田埂壟溝復耕、生產道路整合等方式,普遍增加3%-10%左右的耕種面積。

          再比如,調整優化種植結構。新疆今年通過調減棉花、食葵、打瓜等經濟作物面積,在南疆適宜地區將一季作物改成小麥、玉米兩季來提高復種指數等方式,增加糧食面積480多萬畝。

          正如日前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發布會提到的,今年秋糧面積增加,一方面,通過經濟作物改種糧食、間套復種提高復種指數、整改復耕、增水增地種糧;另一方面,通過調整結構,增加了1300多萬畝高產作物玉米面積,相應減少了雜糧雜豆等低產作物的面積。前者,實打實增加了能種糧的地;后者,按玉米較雜糧雜豆多出的產量折算,相當于增加了糧食面積。

    豐收的關鍵變量是什么?

    ——300個重點縣單產提升對糧食豐收貢獻率達到73%

          面積是“找”出來了,但可供騰挪的空間終究有限。要實現糧食產量增長,還必須在另一個關鍵變量——單位面積產量上挖潛。

          近年來,良種對我國糧食增產的貢獻率已達45%,農機裝備對糧食增產貢獻率也顯著提高,但總體而言,我們還有不小的單產提升空間。

          與其他主產國比,我國玉米、大豆單產差距很大。比如,2022年,美國玉米單產為725公斤/畝,我國是429公斤/畝;從1996年到現在,美國玉米產量年均增長8.5公斤,我國是4.5公斤。按照2022年全國6億多畝的玉米播種面積來算,哪怕平均單產提升1公斤,總產就能增加6億公斤,相當可觀。

          就國內來看,地區間、地塊間的差距也不小。比如,生態條件相近的河北、山東、河南三省,2022年玉米單產分別為404.1公斤、451.9公斤、393.2公斤。再比如,農民大田的單產與專家試驗田的單產之間差距很大。2022年全國小麥平均畝產390.4公斤,而在2022年多地出現的高產典型中,黃淮麥區千畝示范方畝產突破900公斤。雖說不同地區、不同地塊的單產不可能一般齊,但低的向高的靠一靠,不是沒可能。

           差距就是潛力,就是努力的方向。

          農業農村部今年提出,把大面積單產提升作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糧油生產的重點,啟動主要糧油作物單產提升行動。印發了《全國糧油等主要作物大面積單產提升行動實施方案(2023-2030年)》,分品種、分區域、分要素、分環節明確重點任務和工作措施。

          這一次,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解決大田與試驗示范田單產差距較大的問題。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要全鏈條、全環節查找分析短板弱項,分品種拿出集成組裝的綜合性方案。就像工業生產一樣,部件集成組裝得嚴絲合縫,運行中才不會“掉鏈子”,關鍵就在于,良田、良種、良法、良機、良制集成組裝,地、技、人都要到位。

          首先瞄準差距最明顯的玉米、大豆開展示范。在全國選取100個大豆主產縣、200個玉米主產縣,整合糧食綠色高產高效、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培育等項目資源,整建制推進大面積提升單產。

          其次,技術跟進。制定發布大豆春播、玉米增密調控等9個技術意見,明確以“依靠科技增加密度”為核心的單產提升技術路徑;采取分區域、分縣域、分作物包聯的方式,建立“專家+基層農技人員”的指導服務模式,保證提高播種質量保密度、化學調控防倒伏等關鍵技術的到位率和覆蓋面。

          作為今年糧食生產的“頭號工程”,大面積單產提升行動在這個秋天迎來了首季收獲。據專家測算,300個重點縣單產提升對糧食豐收的貢獻率達到了73%。

    義利并舉,“人”有多重要?

    ——種糧不吃虧只滿足了“能種”,有錢賺才會“愿意種”

          人,是極為關鍵的要素,種糧也是如此。農民不愿意種,天氣再好、地再多、條件再全都是白搭。

          那么,如何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呢?得不吃虧、有錢賺。種糧不賺錢,誰會種?然而,從比較效益來看,種糧確實不如種經濟作物賺錢,也不如外出打工來錢快。這些年,農資價格、農機作業費用等都在上漲,種糧利潤受到多重擠壓。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何能讓種糧不吃虧、有錢賺?首先,政策要托底。

          對種糧的支持更全面。今年,中央財政下達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資金100億元;安排玉米和大豆生產者補貼資金比上年增加了11%;在秋糧生產關鍵時期,安排玉米大豆“一噴多促”一次性補助資金24億元……

          保障更到位。今年7月,財政部等三部門發布通知,將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實施范圍擴大至全國所有產糧大縣,保障水平從過去僅覆蓋物化成本提升至覆蓋物化和人工等全部成本。

          政策效應的釋放,讓農民種糧有了實惠。但不吃虧只滿足了“能種”,有錢賺才會“愿意種”,這得靠經營來達成。

          山東莒南縣興嶺果蔬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耿洪強細數經營的“利潤點”:統一購進農資,每畝省20元;機械化作業,每畝省40元;采用了新技術、新品種,每畝還能增產200來斤……

          可別小看這兒省一點、那兒增一點,對于成百上千畝的種植規模來說,“一增一減”間,賬就有得算。興嶺果蔬合作社流轉了1500畝地,按去年每畝純收入380元算,少說也有57萬元的純收入。

          大戶有錢賺,把土地流轉、托管出去的小農戶同樣也有賬算。莒南縣大店鎮四角嶺村農戶楊文龍把5畝地以土地入股的形式流轉給興嶺果蔬合作社,每年有800元/畝的保底收入;如果合作社當年利潤超過10萬元,超出的部分還給社員們分紅。他家另外的1畝地以半托管的形式交給合作社打理,合作社幫忙播種、打藥、施肥,免作業費,“我們就等著收糧,省心省力省錢?!?/span>

          來自農業農村部的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各類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總數超過107萬個,服務面積超過19.7億畝次。有9100多萬戶像楊文龍一樣的小農戶,享受到了多種多樣的社會化服務,不僅種糧便利了,而且收益更好。

    豐收背后的“天地人”密碼

          豐收,是農民心頭最深切的期盼,也承載著他們的復雜情感。豐收前,憂慮能否豐收;豐收后,又擔心是否增收。就這樣,在擔憂與歡喜的循環往復中,他們用勞作、智慧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豐收。

          今年的秋糧豐收,為新一輪千億斤糧食產能提升行動開了個好頭。站在新的更高起點,我們如何走好中國式現代化糧食穩產增產高產豐產之路?

          觀“老天爺臉色”,增強趨利避害能力。農業是“看天吃飯”的產業,在看得見的未來,農業尤其是大田作物大概率擺脫不了“老天爺臉色”的影響。但與此同時,科技進步也讓我們在更大的時空維度上發揮能動性。在全球氣候變化、極端天氣高發頻發背景下,我們既要抓住氣候變暖、種植帶北移等趨勢,調優農業布局,擴面積提產量;又要積極應對極端天氣帶來的“南旱北澇”等自然災害,充分應用信息技術讓災害監測預警更及時、更準確、更科學,持續增加投入讓高標準農田比例更高、抗災能力更強,不斷完善災害應急工作體系機制讓組織更協調、運轉更高效。

          承“老祖宗智慧”,強化系統和合觀念?;蛟S很多傳統農耕技術已經不再適用于今天的農業生產,但中華傳統農耕文明中有關“天地人”系統論整體論的智慧,是我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梢哉f,“藏糧于地、藏糧于技”就是深得“老祖宗智慧”的精髓。要更加重視農業系統內部各要素之間的相互關聯、相互配合、相互支撐,加強多要素系統組裝。同時,“輔之以義、輔之以利”,充分調動糧食生產中“人”這個關鍵力量,最終實現生產、生態、產量、質量與效益的協調共進和糧食產能的可持續提升。

          強“新質生產力”,加快高新科技集成應用。新質生產力是相對于傳統生產力而言,更強調高技術水平、高質量、高效率、可持續。體現到糧食生產上,就是要更加重視高新智能裝備的應用,打造集北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于一體的高效農業生產模式,讓更多智慧農業場景應用在大田作物上,讓糧食生產更加智慧、高效和精準,讓農民種地更加輕松、見效。

          豐收從來不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的。即便是在越來越現代化、高科技的當下,種糧依然與辛苦、勞碌密不可分??此坪唵蔚摹柏S收”二字,實則是數以億計農戶、新農人們一整個種植季的操勞與守護,是千千萬萬農技、科研人員把智慧結晶寫滿大地,是從國家到省市縣鄉村層層重視、狠抓落實結出的碩果。

          向著新一輪千億斤糧食進發,在高基數上再突破,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現代科技動能支撐下,我們有基礎、有條件、有底氣、有信心端牢中國飯碗,寫下中國式現代化的糧食安全新篇。

    相關附件:
    精品中文字幕高清久久久三级,欧美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69,国产精品久久国产三级国不卡,国产精品一级二级三级
  • <dl id="56vo6"><input id="56vo6"></input></dl>
  • <track id="56vo6"><li id="56vo6"></li></track>
  • <tbody id="56vo6"><center id="56vo6"></center></tbody>
  • <track id="56vo6"></track>
    <sub id="56vo6"></sub><sub id="56vo6"><xmp id="56vo6"><option id="56vo6"><noframes id="56vo6"><tbody id="56vo6"></tbody><tbody id="56vo6"><noframes id="56vo6">
    <tbody id="56vo6"><li id="56vo6"></li></tbody>
  • <track id="56vo6"></track>
    <sub id="56vo6"><progress id="56vo6"></progress></sub>
  • <nav id="56vo6"><xmp id="56vo6">
    <progress id="56vo6"><center id="56vo6"></center></progress>
    <tbody id="56vo6"><noframes id="56vo6"><tbody id="56vo6"></tbody>
  • <sub id="56vo6"><xmp id="56vo6">